送她回家的路上,小兰一言不发,到家门口时,车还没停稳,她就纵身跳下车子,一溜烟似的小跑的进了店里。 躺在小床上,我睡意全无,细细品味着这个美丽的夜晚,我想小兰一定会和我一样,今夜无眠了。 有了那一晚的开始,我和小兰的关系变得亲密起来,小兰甚至在我的邀请下,在我那做仓库的小房间里亲热过几次。 只是每次都只能摸到小兰的胸,曾几次试图侵袭她的下体都被小兰死死摀住,搞得我慾火充脑却又无处发泄。 老板娘这几天不知道发什么神经,打扮的花枝招展的,穿的衣服又少又透明,露出的雪白乳沟令人炫目,老流氓来店里的频率明显增多,眼里闪着绿光,犹如一头发了情的公狗。 今天是十月的最后一周的周末,盈盈按例去了他老爸那里住。 天黑后,老板娘拉了门。 我先上楼去阳台把自己身上的一声臭汗冲洗了一下。 回到楼下,才发现今天饭桌上多了几个菜,因为少了盈盈,想到竟要和老板娘两个单独相处,一股奇异的感觉油然而生。 老板娘坐下后,胸前一抹雪白十分耀眼,我心中有鬼似的低着头不敢看她。 老板娘突突然的说今天想喝酒,问我能不能喝,我一楞,抬头看了她一眼,眼中尽是挑衅的味道。 还了她一个谁怕谁的神情,我们就开始你一杯我一杯的干了几杯啤酒下去。 才喝了两瓶啤酒的老板娘,小脸竟红得像欲滴的海棠,话也开始多了起来,「小伟,你来后,不仅生意好了很多,而且看到盈盈渐渐开朗起来,真的很感谢你呢!」她笑着说道。 「老板娘,这话怎么敢当,其实我才应该高谢谢你才对,在我最穷困潦倒的时候,是你收留了我!」「呵呵,是吗?我一个女人家,开个小店真不容易能,幸亏你来了,话说回来,小伟,你真是个又帅又能干的小伙子。 我还真是喜欢你呢。 来,敬你一杯!」老板娘和干了一杯。 我静静倒酒,抬头看她的时候,正好跟她朦胧的眼睛对上,第一次发现她的眼睛好美。 我的心开始不安的跳动。 她眼睛水水的看着我,那眼神好像是老流氓看她那模样,原来女人酒喝多了色胆也是很大的。 「老板娘,你没喝多了吧?」她笑了,这个笑容有点淫荡,不,是很淫荡。 「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你也不例外,老实说,那天你看到什么了?」。 她突然间又提到那晚的事,我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:「我,我什么也没看到!」「呵呵,小色狼,敢看不敢承认?说实话,姐姐的身体好看吗?」此时的老板娘,如小猫一样蹭到我身边,媚眼如丝,吐气如兰,爬到我的耳边轻轻的说: 「还想看姐姐吗?我不信我的身体没小兰的好看!」不会吧,她这几天打扮成这样,是跟小兰在较劲? 老板娘弯下身子,我从敞开的领口,能看到里面只被文胸盖住一小部份的雪白山峰,我的酒精和慾火如火山爆发般一下子冲上了大脑,我狠狠的回了句:「想!」然后头往上一抬,就亲上了那她湿润鲜红的嘴唇。 我们的唇刚一接触,她的小舌头就毫不客气的伸过来,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,她嘴里淡淡的啤酒味道,令我感到十分舒服,老板娘的呼吸开始加重,在我耳边象跳动明快的火焰,听起来,有说不出来的刺激。 我的右手抚住她的腰,左手从她的上衣下摆升了进去,将文胸轻轻一推,直接按住上那令我神往已久的丰满乳房,那是和想像中一样的柔软滑腻。 我的左手不停轮换着揉捏着她的双乳,在如孩子般选择摆在它面前的玩具,挑来捡去,不知道哪才是自己的最爱。 我的右手也开始不安份起来,从她的腰间插进去摸她的屁股,她的屁股光滑而又丰满,摸着特别有感觉。 我的手顺着光滑的小屁股摸到她的阴毛,摸到了她的小穴,那里已经泥泞不堪,我的手指刚触到那片软肉,就好像一下子被吸了进去。 老板娘的呼吸变得更重了,嘴里的舌头也变得更狂野。 「别在这里,抱我上楼!」老板娘喘息着在我耳边轻语。 当我们倒在床上时,我压在她的身上开始隔着薄薄上衣咬她的乳头,左手解下了文胸,蹂躏她的另一只乳房,右手的中指伸进了她的蜜穴里肆意的搅动。 而她的手没有任何的过渡动作,一下子升进了我的裤子里,摸到了我的小弱点,狠狠的握着,然后开始上下套动,一种很直接的快感直接从我的小弟传到脑海。 我那还是楞头青的小弟差点就此缴械投降。 我剥掉了老板娘的衣服,双手将她的双乳向中间挤住,然后低下头将两颗紧靠一起的乳头添得发硬红肿,然后舌头一路往下,划过她的小腹,舌尖在她的肚脐稍作停留,打了几个圈,然后双手抓住她的裤子,连同内裤,一起轻轻往下拉。 老板娘很享受的轻轻呻吟,很配合的抬起屁股,先抽出一条腿,当裤子被我褪至另一条腿的小脚踝时,她的脚狠狠的一甩,就把内裤和裤子一起甩到床角。 我的嘴继续往下,掠过柔软的阴毛,轻轻的舔她狼藉的下体,淡淡的味道刺激着我的神经。 精酒同样也令我疯狂,我竟然第一次为女人口交。 我的技巧很差,没添几下,我就急切的脱掉了我的衣服,我爬了上去。 我揉捏着老板娘的乳房,吻上了她的嘴,我的舌头上还沾着她下体分泌的爱液,我的舌头和她的舌紧紧纠缠,她一定不会知道那上面有她自己的味道。 老板娘的那里已经如泛滥河水,我的小弟很顺利的进入了她的小穴,被紧紧的夹住,生过孩子的少妇竟然有不输于小艳的紧度,真是令我吃惊,我想可能是她离婚以后没少做爱的原因吧。 老板娘的反应异常激烈,双手在我背上抓出一道道红印,嘴里更是「啊…啊…啊…」的呻吟着。 或许是我那一泡精忍得太久的缘故,我觉得动几下,就有种要射的冲动,正想停下来忍住,没想到她的双臂按住我的臀陪,然后下身死命的往下顶了几下,然后身体不停的颤抖,小穴更是一紧一缩的夹着我的小弟,本来就在崩溃边缘的小弟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?一阵翻江倒海般的快感过合,我爆发出了不知道储藏了多久的精液。 当一切平静后,老板娘估计是酒喝多了,躺在我怀里面带着满足的微笑,甜甜睡去。 我不知道今晚会什么会发生这一切?老天爷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可怜了,所以小小的同情了我一下,让我在这样一个无聊的夜晚,将她送给我陪我共眠。 看来有时候人失去太多时,同样也会不经意的得到些东西。 一阵酒意上来,我开始头脑发困,于是我一手按着老板娘的乳房,一手帖着她的小穴,沉沉睡去。 当我睡得迷迷糊糊时,感觉小弟硬绑绑的被什么东西含着,睁开眼睛,发现天还黑着,藉着微弱的光,在我眼前的竟是两瓣雪白丰满的屁股,老板娘正伏在我身她,一手抚着我的春袋,嘴含着我的小弟上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,如潮的快感一下子将我的睡意赶得一干二净,我双手按住她的屁股,抬起头,一口含住了她的蜜穴,舌头来回的添吸着蜜穴顶端那勃起突出的小豆豆。 被我这样一添,老板娘知道我醒了,嘴里「唔唔」着,越发卖力的吞吐着我的小弟。 「姐,我想要你!」说完,正想翻身的我却被她轻轻按住。 「你别动,让我来!」老板娘轻轻传来,声音飘渺销魂,像是黑夜中的精灵。 她转过身,面对着我,双手伏在我的胸口,被我添的湿淋淋的蜜穴寻找我剑拨努张的小弟,就磨了几下,我的大鸡巴就钻进了一个湿润温暖的地方。 在我身上的老板娘,犹如一只脱缰的野马,在我身上奔腾起伏,两只雪白的乳房更像是两只欢快的玉兔,上蹿下跳。 她激烈的套弄着,突然龟头一阵异样的滚烫伴随她一声高仰的尖叫,老板娘伏在我身上一动不动,下体一紧一缩的夹着我的小弟,老板娘达到了高潮。 我抬起身子,小弟依然深插在她的蜜穴中,双手爱抚着她光滑的后背,头埋在她的双乳间,闻着她身体散发出的迷人体香。 「姐姐,舒服吗?」老板娘在高潮中恢复过来后,听到我的耳语,低下头,双手捧着我的脸,双眼里装着说不出的柔情,红润的双唇轻吻着我的嘴。 「小伟,你好棒,姐姐爱死你了!」声音犹如天籁之音。 听到她的赞扬,我又将她压在身下,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又开始了。 她老板娘在第四次高潮中尖声大叫时,我也将生命的精华尽数注入她的体内,而此时,东方已翻起了鱼肚白了。 窗户明亮的阳光,它打到我的眼睛上,把我叫醒,老板娘已不在身边,我躺在床上,酒精的负作用让我的头痛欲裂,我甩下头,让自己清醒一下,昨夜的回忆,像机哭般在我脑中反覆播映,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为这样无缘无故的发生关系,我一直在问自己,以后我跟老板娘的关系该如何处理! 躺在床上椤了关天神就是想不明白,想不明白的事,还是不想了。 洗涮完毕下楼,下楼碰到老板娘,经过昨夜的洗礼,面色红润她彷佛年青了许多。 我也终于明白某位伟人说的那句名言:性爱使人年青。 老板娘看到我,竟然冲着我不好意思的妩媚一笑,那种初偿云雨的小妇人神情显露无疑。 我是第一次看到老板娘还有这种神情,看来女人不管在什么年纪,始终都怀有少女情怀。 「今天你别去买馒头了。 早饭我帮你准备好了!」老板娘冲着我柔声道! 看着桌上煎的金黄的荷包蛋和牛奶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!看来昨天一晚的努力彻底改变了我们的关系。 盈盈回来后,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,但我和老板娘的眼神交流以及我的畏畏缩缩,还是让小盈能看出些什么。 几天来盈盈几次用怪怪的眼神看我,让我觉得混身不舒服。 晚上睡在床上,却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,理智告诉我不能再和老板娘发生关系了,不管是从年龄、还是从道德角度,我们都无法再继续下去,那晚只是酒醉后的一次失控行为。 它甚至将小兰搬出来,对我说你该想要的女人是那个清纯而又年青的女孩。 但慾望却将我的理智无情的出卖,老板娘那迷人胴体和那疯狂的作爱镜头,如影般的盘绕在我的脑海,令我痛苦万分。 终于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,慾望最终战胜了理智,我又一次来到了老板娘房间的门口,轻轻一推,门应声而开,似乎早就等待着我的来访。 我刚蹑手蹑脚的摸黑到了床边,老板娘那柔软温暖的身子已缠住了我,身上竟是一丝不挂的。 「小色鬼,等得姐姐好苦」。 老板娘腻人的声音犹如中世纪的吸血女鬼。 这一晚我们做了四次,虽然怕隔壁的盈盈听见我们的声音,老板娘咬着了被单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呻吟,但当我最后次将浓浓的精华射进她的体内时,达到第次高潮的她,还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嘶力竭的尖叫。 也是在这晚,我对老板娘说出了心中的苦闷想法。 老板娘听了后,用我轻换着我的脸说道:「姐当然知道,姐是不可能和你永远在一起的,我也知道你喜欢小兰。 我的第一个男人带给我的只有欺骗和痛苦,姐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,可能是你的真诚和阳光打动了。 姐不求你什么,也希望你不要因为我而冷落了小兰,她是个好姑娘!」老板娘的眼睛在黑暗中,闪闪发光,我能看到她眼角晶莹的泪珠。 令我的心抽得紧紧的,她我轻轻的将她拥在怀,用双唇吻干她的泪水。 这个不幸的女人,我会用我的一生,好好的保护她不再受伤害。